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原创小说 >> 内容

九寨沟传奇(节选 上)

作者:赵家明  刊发时间:2017-5-18  阅读:

 
赠礼物爱意缱绻  寻宝镜情深似海(上)

    达戈和色嫫几经曲折,终于和好如初,他们紧紧地拥吻,那一刻,天地化为虚无,世界变得那么美好,他们发誓一定要相伴在对方的身旁,一直携手走下去。其实他们彼此都深爱着对方,每一次误会彼此都会带来痛苦,但也更加让他们明白对方的情意以及自己的不舍。他们在山林中唱歌跳舞,漂亮的蝴蝶环绕在他们身边,那快乐的气氛引得所有的鸟儿都飞来与他们应和。
    春天的阳光洒满山间,又到一年播种时。达戈采摘两朵兰香花、丁香花轻轻戴在色嫫的发髻上,色嫫拉着达戈的手,眯着眼睛说:“好香!”他们沐浴着在和煦的阳光中,徜徉在清香的春风里,此时此刻,仿佛清澈翠绿的海子边,甚至于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们俩,他们忘情地遐想着,他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们要用自己的智慧和辛勤把九寨沟打扮得更加美丽。
    达戈胆大心细,会唱歌跳舞,从小从爷爷和父亲那里学得一身好武艺,还是耕种和狩猎的能手。他经常打回诸如山鸡、野兔、犴狍、野鹿这些飞禽走兽,有时候还能打回野猪这样凶狠肥大的家伙。山上野兽数量种类很多,打猎经常会与豺、狼、虎、豹、熊这些猛兽遭遇,但他一点也不害怕,凭借自己的聪明勇猛,最后都能化险为夷,得胜而归。
    这天他和色嫫一起去山里播种,在离寨子几里远的山路旁遇上了狼,一只孤独的狼王,虽然已经失去权威,没有了壮年大公狼的壮硕和气势,但狼王战斗经验丰富,比一般的成年狼难以对付,它眼露吃人凶光,显得特别阴险老辣。狼王可能因为没有群狼的朝奉,饥饿得铤而走险来到距人类居住村落如此近的地方觅食。
    狭路相逢,狼王一闪幽绿眼珠,溜溜一打转,迫不及待率先向意外的食物达戈发起进攻,它后退躬腰,前腿跳将起来,向达戈直扑过来。达戈猜到狼王的这一扑只是虚招,身子一侧避让开,随手抽出腰刀,刀刃闪着寒光,刀锋锐利无比,当刀身上的冷光折射到狼王眼睛上的时候,能察觉到狼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抖。幽绿色狼眼里放射出怨毒仇恨的目光,如电芒灼灼一般死盯着达戈,尖利的狼嘴里流出一串串涎液。狼王小跑着奔向达戈,在距离达戈二三米远的地方前爪腾空跃起,嘴里喷着污浊的腐气咬向达戈,尖利的牙齿像一把钢钳一样霍霍咬合下来,达戈腰下一挫,刀尖直刺狼口,狼王在空中急拧身变向达戈侧面扑来,达戈趁力道未用老之际斜向身侧划出了一条弧线直向狼王腿撩去。狼王右腿上被刀尖划过,一股狼血滴滴答答的顺着狼腿流下来。狼王落地身子一颤,浑身疼得直打哆嗦,眼中凶光更盛初始,它没有去舔一舔受伤的腿,稍稍退后了几步,蓄势再作扑击。就在这极短的时间里,达戈迅速收起腰刀,转手把箭弓卸下握在手里,准备把箭弓枪当棍棒一样使用。狼王站稳身形以后再次发起更迅猛的进攻,达戈身形未动,看准狼王扑击身形已晃,不能再变招的瞬间,侧身急转至狼王身侧,厚重的箭弓准确地砸在狼王狼腰上,嗷……呜,只听一声哀嚎,狼王随即软软地躺倒在地上。达戈拔出腰刀走到狼王身前,一挥腰刀把狼喉划开,温热的鲜血从狼王脖腔里喷涌而出,可怜狼中一代枭雄就此而亡。
    达戈牵着色嫫的手,继续前进。
    他们走到一片箭竹地时,看到一群可爱的大熊猫在啃吃箭竹,便去提水浇灌嫩竹,看到羚牛、林麝等在吃草,他们又去翻土播种独叶草、星叶草种籽。当夕阳西下时,他们才开始啃吃带的干粮,野猪肉、九寨酸菜、洋芋糍粑、青稞酒,他们边唱边饮。
    达戈声音嘹亮,响彻山岗:
    哎!
    春天来的时候,
    我没有想到这里来,
    既然来了哎,
    我就高高兴兴地住下去啰!
    哎!
    我没有想到这里来,
    谁知一下就爱上了她,
    既然爱上了他,
    我就永远爱下去啰!
    ……
    色嫫声音清亮,山谷回响:
    哎!
    春天来到的时候,
    领春树就笑了,
    如果你爱我的话,
    为什么不来相会啰!
    哎!
    春天来到的时候,
    布谷鸟就笑叫了,
    如果你爱的话,
    为什么不叫人来说亲啰!
    ……
    色嫫深情地望着英俊的达戈,觉得如果他穿上一件民族长袍白毪衫,那一定会更加英俊威武。
    心动不如行动,起了这个念头,回家后,色嫫就悄悄开始行动,开始准备动手给达戈织一件白毪衫,除了放牧唱歌,纺衣织线也是色嫫的强项。织一件白毪衫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一件白毪衫一般需要两年时间织成,为了更快地让达戈穿上白毪衫,色嫫决定加班加点,尽快完成。
    要想织一件漂亮而又舒适的白毪衫,更得费不少功夫。色嫫走进羊群里,对着雪白的山羊说:“亲爱的羊宝宝,我想给我心爱的人织一件白毪衫,你们能帮助我吗?”
    山羊望着色嫫那双真挚而又恳切的眼神,点了点头。
    色嫫拿出一把梳子,轻轻地帮助山羊梳着身上洁白的细毛,梳理得整整齐齐的,然后才用剪子轻轻地剪下一缕缕羊毛。她一边剪一边说,等我以后给达戈哥哥织成了漂亮的白毪衫,好好感谢你们。
    山羊乖乖地听着,也不动,任由她在身上剪下宝贵的羊毛。剪到了宝贵的羊毛以后,色嫫又用梳针对羊毛的两端分别进行更为细致的梳理。排除一定长度以下的短而细小的杂疵,促使羊毛更加平行、顺直。将梳理后的羊毛抽长拉细,逐渐达到预定粗细,再将须条绕其本身轴线加以扭转,经过和毛、粗梳、细纱、络筒、并线等工序制作而成纱线。
    为了给达戈织一件合身而又漂亮的衣服,她想了一个办法,偷偷地量了达戈的尺寸,待到一切准备齐全,就开始手工缝制。
    这是一件辛苦的事情,色嫫加班加点,眼睛都熬红了。可她一点也不在意辛苦,终日不分昼夜地劳作,终于,在历时一百九十九天之后,一件精致的白毪衫完成了。要知道那可是别人用一两年才能完成的工作。
    看着床上摆着的那件白毪衫,色嫫高兴极了,摸了又摸。 第二天就是转山会,她决定在当天把白毪衫亲手送给达戈,想象着他穿上它的样子,她心里面甜蜜极了。
    转山会是藏历五月十五或八月十五藏民敬神、祈祷的神会,当日人们带着苏里玛酒、牛奶、祭祀面、祭文、纸幡等祭品,成群结队、浩浩荡荡地前往山头过节。
    达戈认真地洗一把脸、喝几口清泉,又燃起香火绕身拂过。这是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过水、过烟”的重要仪式。
    族里在山头举行了隆重的传统祭祀仪式,朝拜干木女神的化身狮子山;入夜了,山头上燃起了熊熊篝火,跳起民族舞蹈,彻夜狂欢。色嫫跳起了漂亮的舞蹈,与达戈快乐地在晚会上尽显舞姿,引得人们一阵阵叫好,他们兴奋地拥抱着彼此,让幸福的感觉在彼此的心里流淌。
    色嫫捧出了漂亮的白毪衫,深情对达戈说:“亲爱的达戈,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你喜欢吗?”
    面对着突然出现的这么精美的白毪衫,达戈喜出望外,一把将色嫫搂在怀里,紧紧地拥抱着。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色嫫会给他织这件白毪衫,这么一件精美的白毪衫,想到色嫫为自己织这件衣裳的辛苦劳累,心里真是感动极了。
    “我也要赠你一个礼物!”达戈从怀里拿出来一个匣子,他小心翼翼地打开匣子,一打开匣子,里面银光闪闪,原来达戈回赠的礼物是一面镜子。
    镜子是很宝贵的物品,是爱美女性求之不得的珍贵东西。这面宝镜平光水华、晶莹剔透。色嫫第一次拥有一面少女们都喜欢的镜子,喜出望外,十分高兴,她一次次在镜子中清晰地看到美丽的自己。
    为什么这么奇巧,偏偏达戈恰好有称心如意的礼物回赠色嫫?原来达戈知道色嫫是个爱美的姑娘,她没有镜子,常常只好在明澄的水里照,但毕竟水里的映像没有真实感,所以达戈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早就决定要为色嫫打磨一面镜子,在色嫫织白毪衫之前就开始着手做打磨镜子的事情。
    达戈攀悬崖登峭壁寻找宝藏,经历千辛万苦,走了好久好久,来到一片原始森林,这里树木遮天蔽日,树根爬满了地面,几乎没有空隙可走。而且这里的地理环境非常奇特,海拔较高,温度很低。他拔开草从,踩着树根一直往前走,四周夜猫子的叫声此起彼伏,光线变得越来越暗。
    达戈知道这样的环境中潜伏着危险,于是变得越发小心。可是尽管他很小心,却仍然被绊了一跤,他于是用短斧砍掉榕树根包里的根须,谁知他刚砍掉根须,根须随即就迅速长出,他不得不用尽全身力气,不停挥斧,这才勉强通过。这样又走了好久好久,筋疲力尽时,前面的树缝才出现明亮的光芒。他翻过大堆的乱石,砍断最后一根气生根,终于从榕树林里钻出来。
    达戈心里感觉轻松许多,抬眼望去,一个巨大的石坑又出现在视野里。很幸运,在的石坑里面,静静躺着一颗偌大的宝石,有了这颗宝石,给色嫫做镜子的材料就有了。他喜出望外,迫不及待跳进坑中扑上去,就在他上前想要获取那颗宝石的时候,唬的一声,一只白虎从天而降,对着他猛扑过来。达戈赶紧往旁边一闪,随手拔出腰刀,寒光一划,那白虎下额吃了一刀,吓得赶紧逃之夭夭。
    寻找到宝石,达戈就开始打磨镜子。手工打磨一面好镜子,要一两年时间。达戈不想用那么多时间打磨,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打磨,他想更快地将镜子打磨好送给色嫫。想来想去,他想到一个办法,决定采用九寨沟风云和雾水打磨,这个办法是寨子里的老工匠告诉他的。
    可是九寨沟的风云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他攀高峰登险壑,风携着白云在头顶湛蓝的空中漂浮,蓝天下的山郁郁葱葱,绿得透彻。但是达戈顾不得看这么美丽的风景,因为他要汲取九寨的风云雾水来打磨镜子。他从山坡上开始爬起,坡陡山高,风大雨大,他的手掌都磨破了。有时候刚爬到半山腰,就被狂风刮下去。可是他毫不气馁,又重新从山坡上爬起,力尽千难万险,终于站到山顶。
    他采摘到了足够的风云,收集到了足够的雾水,开始专心打磨宝镜。手里都磨出血泡,他不在乎,仍然专心致志地打磨着,终于,一面漂亮的宝镜打磨出来,宝镜平光水华、晶莹剔透,可以映照几十里远。为了让宝镜有个好装备,他费尽心机又制作了一个精美的镜匣子。这样,整整经历了二百五十五天,达戈打磨出一块珍贵而又漂亮的宝镜和镜匣。
    虽然手掌心都是血,想着可以将这么好的礼物送给色嫫,达戈心里却是甜滋滋的,打算在转山会的时候把宝镜送给色嫫,
    他把宝镜藏得严严实实的,然后安安心心地睡了一觉,这一觉睡得很香,把以前没睡够的觉全部补回来了。他做了一个美美的梦,在梦里色嫫对他露出了幸福的笑脸,冲着那个笑脸,达戈也笑了,一切的辛苦付出都值得。
    谁知这时一个恶魔悄悄盯上了宝镜。原来在达戈打磨宝镜的时候,恶魔偶然发现了宝镜发出的光芒,于是悄悄暗中监视,得知达戈在为色嫫打磨宝镜,便想不劳而获,只待他把宝镜完成,就侍机盗取,坐享其成。
    恶魔悄悄地来到达戈的房间外面,轻轻地打开房门,镜匣没合上,那面宝镜在黑暗闪耀着掩不住的光芒,炫目极了。
    恶魔见了宝贝,走上前用法术一把将宝镜从达戈怀里移出,心里道:“莫怪我起心不良,实在是这宝贝太诱人了!”
    达戈仍在沉睡,丝毫不知道发生的事情。待到了第三天,他终于从美梦中醒来,一掏怀里,顿时冷汗淋漓,宝贝哪里去了。
    思来想去,不得要领,达戈于是前往山顶庙里的高僧怀让求教。
    他爬上山去,走进高僧寺庙,只见得寺庙层层殿阁,迭迭廊房。在三山的门外,有着巍巍万道彩云遮住;五福堂前,更有艳艳千条红雾围绕。两路栽种着松篁,一林桧柏。两路松篁,无年无纪自清幽;一林桧柏,有色有颜随傲丽。
    “达戈,你来何事?” 高僧远道话来。
    高僧果然佛法高强,未曾见面听声,已呼出其名,达戈倒头便拜,把事情原委从头说来,求高僧指教。
    怀让安慰达戈不必惊慌,他掐指算来,原来盗宝贼竟然是贼心不死的恶魔歇么。
    达戈怒火中烧,立即往歇么住处寻去,一定要找回宝镜。当他走到歇么的山洞底下,却只见火山口烟雾缭绕,能见度很低,向下望去只能能够看到淡淡的光亮,毫无疑问那是翻滚的岩浆。达戈沿着环形火山口向前走去,心中暗暗祈祷歇么正在打盹,那样自己可以不费工夫地拿回宝镜。


    作者简介:
    赵家明,男,笔名零度、羽凌风、萧揽袂、逍遥五少等,出版有《烽火玫瑰》《巾帼美女红玉传》《战争让爱等候》等多部长篇小说,其中《红玉传》网络名《美丽女匪红玉传》,被翻译成日文,今年应编辑部邀请又完成一部长篇小说;发表诗歌、散文和科普作品数百篇,其中《蜂产品与前列腺疾病》《蜂胶与脱发》等多篇科普作品录入国家文献数据库。
    现为铁血军事、17K文学签约作家,中国蜂产品报专栏作者。

Tags:赵家明 
本站申明:
          本站所发作品欢迎转载,若需转载请务必先与本站或作者联系,以免“一稿两投”,转载时文中当注明作品出
      处及其作者姓名。
  • 上一篇:红豆手串
  • 下一篇:公主的婚事
  • 注:以下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的观点或立场。          共有评论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都江堰文学网(www.djywxw.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商务合作:028-87118837 都江堰北斗网络提供技术支持

    川公网安备 51018102000034号

    蜀ICP备1301565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