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 内容

闲话生活

作者:易加钧  刊发时间:2017-5-17  阅读:

  
    住家附近新开了一家面馆。装修雅致,环境清幽,加之面馆冠以重庆两字,更让我有了探幽之心。在重庆读书生活了四年,虽那时并无重庆小面之名,但在内心深处对重庆却是多少有一份感情的。这正如一位作家所言:年轻时你在巴黎求学生活过,此后不管你走过多少地方,巴黎都会在你心中。 
    步入面馆,家常的亲切顿入眼帘。简单的摆设,素雅的格局,虽无大店的张扬却不失小店的温馨。小坐片刻,面上桌,臊子的清香,夹着小葱的嫩白,红油的辛爽,食欲顿时点燃了味蕾。然而,一切美好总会隐藏着一些难以意料的失望。拾著,当筷子与面碗碰撞时,沉闷的顿挫声却如一只苍蝇,让人顿时失去了对先前美好的期望。塑料碗,即使再多么精致,多么以假乱真,但总不如一只陶瓷面碗来得亲切。记得小时在乡下,不管家里多么贫穷,持家的母亲都会尽力去置办一副上好的锅盆碗筷,尤其是碗,是断断不能将就的。毕竟,一日三餐,艰难的生活总会在这一粥一饭时难得的清闲和家人的亲切中获得片刻的安详。
    我喜欢,即使一街边小店,一普通农家,那木质的方桌,那拙扑的碗筷所散发出的温馨。近读三毛《梦里花落知多少》,很为一段她在朋友家的氛围所感染。“我置身在这么温馨的家庭气氛里,四周散落有致地堆着一大沓舒适的暗花椅垫,古老的木家具散发着清洁而殷实的气息,雪亮的玻璃窗垂挂着白色荷叶边的纱帘,绿色的盆景错落的吊着,餐桌早已放好了,低低的灯光下,一盘素雅的野花夹着未点的蜡烛等我们上桌。”生活并不需太多的奢华,只要雅致,给人温暖就好。
    去朋友乡下画室小坐,方到门口,即被那几扇古朴的木质门窗所吸引。简洁的雕花,老旧的木方,在曾经的农村是那么熟悉与常见,可此刻在这画室天地,却给人时间的厚重,情绪的渲染,心灵的宁静。这些东西在曾经的乡下并不难寻,只是我们在所谓的新生活的改变中,把它们化成了灰烬和屋角檐下的薪柴。曾经的农村,古朴的青花瓷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便宜耐用的塑料碗、不锈钢碗,甚至在热闹的农村婚庆喜宴上,细细绵软的一次性筷子取代了长且挺直的竹筷,廉价的一次性碗盘取代了厚重亲切的土碗。这就是生活的改变,只是在方便之下,我们难免会怀念曾经那份沧桑的厚朴和质感。
    一日,与朋友去一山林深处寺庙外喝茶。茶馆紧挨寺庙红墙,堂前一湾池塘,塘边垂蔓青青,放眼处,树木苍翠,小虫啾啾;收心时,微风拂面,清新怡人。朋友是此处常客,一切饮茶以自便为好。朋友拿出自带茶具,然后便是一番行云流水,治器,纳茶,候汤,冲茶,刮沫,淋灌,烫杯,斟茶。时而乌龙入宫,时而高山流水,让人春风拂面,胜似游山玩水。现在的生活有了悠闲,在静心处,能随心所放,能收放自如,这内心的快乐远胜于奢华背后的空落。也曾与一朋友去喝功夫茶,茶馆雅致古朴,处处透着高端大气。刚坐下,一女子款款而来,旗袍素雅,妆容精致,举手投足,让人频生文雅风气。功夫在茶外,茶在功夫中,愉悦的视觉盛宴后,久坐便感不适。美女在侧,说话顿觉小心,声不能大,话不能俗,私事不能谈,公事不便问,即使喝茶也是小口清抿,唯恐斯文扫地,坏了这高大的风气。一切掣肘,于我这等大咧咧爽朗惯了的人,倒不如喝大碗茶来得酣畅与淋漓,与市井闲谈来得轻松与自如。 
    “人间有不同的人,树上结不同的果。”生活没有千篇一律,在追求生活的改变中,我愿我的生活舒适、自在,且不失品质。


【“作者简介”见本网“创作百家”】 

Tags:易加钧 
本站申明:
          本站所发作品欢迎转载,若需转载请务必先与本站或作者联系,以免“一稿两投”,转载时文中当注明作品出
      处及其作者姓名。
  • 上一篇:四月岷江石巴鱼
  • 下一篇:梦里母亲
  • 注:以下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的观点或立场。          共有评论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都江堰文学网(www.djywxw.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商务合作:028-87118837 都江堰北斗网络提供技术支持

    川公网安备 51018102000034号

    蜀ICP备1301565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