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 内容

我最崇敬的人

作者:吴玉清  刊发时间:2017-5-18  阅读:


    常言道“长哥如父,长嫂如母”,我理解得较深入。因为我的成长离不开我的大哥大嫂对我的关心爱护,教育指导,熏陶感染。
    大哥整整大我14岁,在我幼小心灵中留下的印响:他是那么的和蔼,那么的博学,那么的开朗……
    记得在我很小时,大哥就是生产大队的团支部书记,那时他每天下午要到大队部去放广播,他常常把我举到他肩上,感觉自己是多么高大,又多么高兴,这样我们两姊妹一路哼着歌儿去放广播。哥哥唱的那首“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群山两岸走……”至今还回响在我耳边。
    哥哥是一个性格开朗也是好学的人。那时,在家里常常听到哥哥爽朗的笑声。在生产队里也是受群众赞颂。那时,哥哥很好学,他自学的科学栽种树木的技术,被队长采纳,在我们生产队的小丘陵罗家坪就种了一大片桃树、梨树,也结满了桃子、梨子。到秋收的季节,罗家坪充满了欢声笑语。
    再过几年,当时有个政策推荐去城里求学。哥哥便被大队推荐到公社,公社推荐到县里,哥哥便去了都江堰市卫校学医。每到星期六我就盼着大哥回家,因为大哥回家就要给我讲故事、唱歌。他讲的刘邦的故事,三国中孔明的故事甚是精彩,以至于我现在也非常喜欢历史故事;大哥还在他那时教我唱黄梅戏:《唐伯虎点秋香》“称一声二奶奶,听我表一表,华安本是块好材料,从小保护金,长大金护保……”我现在也能唱;他还教我唱《天仙配》,我至今喜欢唱歌,也是受大哥的影响。大哥还喜欢吹笛子,那时常听到悠扬的笛声在家里,竹林里回荡。我常常在大哥星期天时围在他的周围,央求他唱歌、讲故事,吹笛子。
    大哥非常的疼爱我。那时家里穷,我的手脚在冬天常常冻得发紫,大哥回家就叫我用力搓手。他说摩擦生热,有时我的脚后跟冻破了,大哥便在星期天给我带一种细粉药,撒在冻疮处就不那么痛了。在一个寒假的隆冬,大哥骑车把我送到二姐徐度家去玩,在回来的路上大哥骑着自行车驮上我,我坐在自行车后面的坐凳上感觉车子在摇晃,原来是大哥骑行在上坡的路上,他抬起身子,弓着腰,艰难地用力踩着脚踏板,喘着粗气向前骑行。他把他的口罩让给我戴,而他只顾骑车,由于天气寒冷,从那时起大哥便患上了严重的鼻炎。
    后来大哥卫校毕业之前到中医院实习,正是我小学暑假,大哥便把我带到中医药去玩。当时他把我托给城东门的一个远方亲戚家住。早晨就把我接到中医院玩,下午又把我送回亲戚家。那时,他在蒋医生那里实习,我便在中医院到处闲逛,有时别的医生问起我,我说原因,他们便叫我小吴医生,我听了心里美滋滋的,觉得沾了大哥的光。大哥还把我带到他的同学丈母娘家去玩,去时,那老婆婆给我糖吃,我感觉好甜好甜。由于自己一直在农村呆着,第一次到县城,感觉县城好发达,人们也好安逸,下午六点钟就下班了,还有人在街上散步,而在农村,家里的人下午六点还正在田间劳作,晚上八九点钟才回家喂猪、做晚饭吃,我常常在妈妈喂猪时就睡着了,而城市里的人那时早已休息了。从那时,我就暗下决心,努力读书,一定要考上中专,以后到城里工作,过他们一样的生活。现在想想我能在城里教书,与那时大哥的影响有很大关系。
    我的父母年纪大,又不识字,我们家对我的学习上有帮助的人就是大哥了。我初中时开家长会,便是大哥去的学校。我家离学校太远,转学到近一点的学校也是大哥的功劳。
    1986年,我不负大哥大嫂的厚望,终于考上了师范学校。在去师范学校的前一天,我到大哥家,那时大哥把他们家的毯子也给了我,晚上睡觉,大嫂给我讲了好多他们读书的故事,还教我到师范校学习怎样与人相处。
    我带着他们的期盼终于走上了师范学习的道路,放寒假回家,第二天便去蒲阳大哥家玩耍。后来我师范毕业了,大哥大嫂便托人把我分配到初中去教书。当时是在虹口,我在虹口中学教了七年的书,当时的政策是六年轮换制,然而也是要有关系才能调出山区。到了六年,我又去找大哥,大哥便叫大嫂去教育局找人事局领导(大嫂也是教师)几经周折,他们也费了好大功夫,把我调到蒲阳中学。我在蒲阳中学后,离大哥家很近,我上晚自习结束,大哥便握着手电筒来学校接我到他家去住。回到大哥家,大嫂早已把洗漱的水烧好了,洗漱完毕我去睡觉,大哥早已把床铺的电热毯打开,我一上床感觉好暖和好暖和。
    我结婚生子后,大哥大嫂也很关心我的家庭生活,我因与孩子他爸性格不合常拌嘴,他们知道后就叫我到他们家去。他们开导我教育我怎样处理好家庭关系,在我最痛苦时,他们还带上我去彭州银厂沟旅游,去草原散心。
    我爱读书写作,大哥又嘱托我多看书,要把祖国大好河山的位置写清楚。我一向不喜欢地理,大哥还教我看地形图的口诀:“黄山蓝水绿平原,点点斑斑是沙滩,终年积雪多白点,尤见棕色是高山。”我买了一张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贴在墙上,常常按照他教的方法去看地图,了解祖国的名山大川。
    在我人生路上,如果说父亲是我的引领者,那大哥大嫂便是我的导师。对我帮助最大,无论在思想上、工作上还是生活上。他们虽然是哥哥嫂嫂,可是在我心中早已是父母了“长兄如父,长嫂如母”这的确不假,。
    我最崇敬的人,是我的大哥大嫂。


【“作者简介”见本网“创作百家”】

Tags:吴玉清 
本站申明:
          本站所发作品欢迎转载,若需转载请务必先与本站或作者联系,以免“一稿两投”,转载时文中当注明作品出
      处及其作者姓名。
  • 上一篇:芽庄印象
  • 下一篇:四月岷江石巴鱼
  • 注:以下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的观点或立场。          共有评论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都江堰文学网(www.djywxw.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商务合作:028-87118837 都江堰北斗网络提供技术支持

    川公网安备 51018102000034号

    蜀ICP备1301565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