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 内容

户外,让我们一路同行

作者:姚太阳  刊发时间:2017-5-6  阅读:


    有一片花海一直在我心里荡漾,粉红的一簇簇,拥挤着华贵绚烂的山岗
    冰凌花开过以后,寂静一冬的山林开始复苏。小溪欢歌起来,清凉凉地翻卷着透明的浪花儿,喜鹊早已跳跃在枝头。
    传说中的东保伟西山上,是当年我玩户外的游乐场,黝黑的柞树,粉红的达子香。
    风景一直都不会在家门口的,旅行只是从熟悉的地方到陌生地方的借口。
    我喜欢回头,某一天突然发现,那些美丽的风景就在我的身后,只不过由于我的疏忽,把路走过了头,又不肯回顾,季节与美好就被我错过了。
    于是,我学会了妥协,像舞蹈着的大秧歌,进三步退一步,暮然回首,那风景就在明眸处了。
    家乡的季节沉稳着前进的脚步,清明,谷雨,现在已是小雨,芒种正在前面等候,稻田里满是阡陌的镜子,有蓝天白云在水里飘荡,农人正在云上飞。
    石林的春天是美的,美在无人处,花香一年又一年,粉红一季又一季,蜂飞蝶舞,蓝天白云,姹紫嫣红的时候,它一直等着我们。
    石林的杜鹃与东保卫的杜鹃不一样,一个开在山崖上,一个披在山坡上,温柔与阳刚,恰到好处。
    曾经约了摄友采花,戏虐过后是满满的欢喜,女子爱花插满头,男子爱花护花枝,一采一护,矛盾了这个世界,爱的方式如此不同的呀。
    我不知道石头缝里如何有花朵盛开的,跃跃欲试地靠近,寻觅它们坚韧的影子,花间的蜜蜂嗡嗡闹着,许是嘲笑我的无知。
    贫瘠与肥沃的区别是人类对泥土的认知,种庄稼大都喜欢肥沃的土地,风调雨顺的年头,太肥沃的土地总会营养过剩,秧子长得很高很讨人喜欢,喜上眉梢以后的秋天,往往不如那些被忽视的收成好,溺爱不出孝子,在自然界里是通用法则。
    生机勃勃是春天的必然,有生命活动更会给大自然增添颜色。风吹花浪,人逐花香,漫山遍野的诱人成了摄影师的猎物,原本这些猎物是给花儿拍照的。
    你在桥上看风景,楼上的窗户里有人正在看你,你看花朵是风景,你在他人眼里也是风景。
    看风景需要心情,心花怒放时看到的都是喜悦,愁眉苦脸时看什么都是忧伤,原来,我们眼里看到的不是一处花朵、一壶浊酒,而是那瞬间感触的心情。
    心情随着季节变化,随着环境变化,无常里有喜有忧,花开欣喜,飘雪也欣喜,角度改变着视觉,视觉便有了不同的滋味。
    那年登山,喜欢独行,一个人背负了行囊,穿行在山顶的云朵里,惬意的沉思与张扬的呐喊,山谷里的鹰把它变成音符,展翅翱翔,曼妙着秋叶花红。
    一个人的大山会有孤独感,恐惧基本来自想象。最初一个人行走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经常回头,经常四下张望,唯恐一个什么东西窜出来,心跳加速,紧张得很。
    久了不见那个心魔出来,也就渐渐地忘记,正所谓胆大起来,看着什么都觉得亲切,一窝蚂蚁,一只蝴蝶,甚至一只老鼠的脚印都会让你兴奋,动物与植物比较,动物是同类。
    进山寻花是乐趣,登高望远也是乐趣,坐在黄昏的河边还是乐趣,乐趣也是心魔。
    着了魔的人被别人视为精神分裂,正常与不正常终于搅合在一起分不清了。
    圣人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于是玩搭伴行走,热热闹闹地行进,常在一起的不常在一起的,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驴友。
    玩户外的目的是看风景,花最少的钱看,算是穷人的游戏,后来也有官员,富贾加入进来,不管穷富,都有欲望,都有对美好事物的憧憬。
    那一日我们一群人相约去看花,当然还是石林。
    石林的诱惑一年四季,春天的辽阔,冬天的苍茫,秋季的五花,每一次都是不同的感受。
    藏在深山无人识的杜鹃花开的时候,户外俱乐部的驴友来了。
    从未踏进大山一步的女子突然有了灵感,有了诗人的感觉,太兴奋,太奇妙了,从没想过家门口有如此灿烂的风景。
    不在扭捏,忘记了上班时的辽拷,自由呼吸,信步逍遥。
    一位老户外指着远方说,当年我们第一次来这里也和你们现在一样,真的被眼前的景像惊呆了,无与伦比的美,就在我们身边几十年,而我们一直花费很多去远方看风景。
    大家沉思,开始思考,是什么原因让我们忽视了家门口,不是经常唱谁不说俺家乡好吗?
    众人唏嘘,唱的在好听,说得再甜言蜜语,你都不了解家乡,你都不理解家乡的美丽,谁信你说美丽的家乡我爱你。
    二嫂呵呵地笑:“我可没有啊,只是在山下住了几十年,你哥从来没有带我来过这里。”
    欲穷千里目是王之涣《登鹳雀楼》,一览众山小是杜甫《望岳》,二人都是登高望远。李白大喊飞流直下三千尺。
    高度决定眼界,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群山,田野,阡陌,云在脚下飞。
    小心翼翼地挪步,停下来抢着诉说惊喜,掩不住内心的喜悦,滔滔不绝。一段又一段的故事,在山顶流传。
    突然感觉我是鹰,不知道什么时候把翅膀丢在了山上,如今,我站立山巅,重新找回翅膀,心便在山谷里翱翔。
    原来,翅膀一直在心底的,我们却不知道自己本来就会飞翔,正如安徒生童话里的丑小鸭,它本来就是天鹅啊。我们是鹰,鹰的舞台在天空,心在飞翔,歌在流动,山顶有歌还有风景。
    于是就有了一个念想,今天来看映山红,明天我要去寻找更多的风景。
    其实,风景一直在那里啊,它一直在等你来。我知道了,因为我,才会满山开遍映山红,因为你,用歌声唱出一路风景。
2017.04.28

【“作者简介”见本网“创作百家”】

Tags:姚太阳 
本站申明:
          本站所发作品欢迎转载,若需转载请务必先与本站或作者联系,以免“一稿两投”,转载时文中当注明作品出
      处及其作者姓名。
  • 上一篇:小小的池塘
  • 下一篇:老屋
  • 注:以下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的观点或立场。          共有评论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都江堰文学网(www.djywxw.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商务合作:028-87118837 都江堰北斗网络提供技术支持

    川公网安备 51018102000034号

    蜀ICP备1301565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