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诗 >> 内容

一棵树的寂寞

作者:王志香  刊发时间:2017-4-28  阅读:


    它孤独地立在村头,终日沉默。
    偶尔有风经过,轻声向它问候:“老人家,你现在可好?”它这才微微睁开困顿的眼睛,慢慢点点头。
    它已不再思考,曾经自以为是个哲学家的它觉得以前的自己真的什么都不懂。它现在只是混沌地活着,欢喜、伤悲,这些词好像从来都与它无关。任何事情在它心中都激不起一丝涟漪。它就是这样,无思想甚至无意识地活着。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那时,它是一颗快乐的树。它整日里笑啊、跳啊,每次风经过,总要与风哗哗地说上好久。
    人们说:“看啊,这是一颗多么快乐的树。” 
  
    它努力地汲取着养分,终于长成了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健壮的枝丫、繁茂的树叶吸引来了叽叽喳喳的小鸟。小鸟们纷纷将爱巢筑在了它的身上。
    春天,鸟宝宝出生了,它感受着鸟儿们一家子其乐融融的幸福。
    夏天,它为村民撑起一片荫凉,听人们在树下谈论着天气、收成、家庭,临走的时候,村民们总要感叹:“多亏了这棵树啊,可以让我疲惫的身体得到暂时的歇息。”
    于是它更快乐了。
    就这样,它幸福快乐地生活了很多年。它认为,生活就是这个样子的。
    又过了很多年,忽然有一天,它发现到它树下乘凉的人们越来越少了,鸟儿们也不知去向。早上,它再也不会在鸟儿们美妙的歌声中快乐地迎接新的一天了。它感到纳闷儿,它想找个人问问。可是,人们脸色总是阴沉沉的,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它不敢张口。有几次,它鼓足勇气轻声询问,人们却好像没听到一样,低着头,沉默着,慢慢地走过去了。
    倒是风给它捎来一个可怕的消息,说是田里已经没有庄稼了,田鼠和野兔也被人们捕来吃了。风说,这是它亲眼所见。
    它感到不安。这是它从来没有的感觉。它不知道,这种感觉叫“恐惧”。
  
    一个晴朗的早晨。它还没从睡梦中醒来,就听到一阵低低的私语声,那是它熟悉的村民的声音,它心里一阵兴奋,生活又恢复原来的样子了么?它急急地睁开眼睛,却看到好多村民胳膊上挎着篮子,手里拿着镰刀,甚至提着斧头,有几个人已经迫不及待地爬上了它的身子。一把镰刀勾住了它的枝条,于是,一大片树叶就落入了那村民的篮子里。它惊呼“不能啊,这些叶子是给你们遮荫凉用的,枝条断了,鸟儿们在哪里筑巢?”可是,人们一点也听不到它的喊叫。又有几个人爬上了它的身子,然后,又是几个。很快,它那茂盛的树叶就被人们捋得干干净净。它挣扎着、呼号着,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人们根本不听它的。
    忽然,它感到身体一阵撕扯的疼痛,低头一看,“二蛋”,这个从小在它树下嬉笑玩耍,现在已经长成大小伙子的人正拿着一把刀,在奋力地切割着它的身体。它颤栗了,惊恐了,愤怒了。顷刻间,无数把刀砍进了它的身体,人们疯了一样撕扯着它的皮肤,它的血液粘在他们的手上、身上。
    它不再喊叫了,不再挣扎了,它想起了风告诉它的话,想起了那光秃秃的田地,看到了孩子们那一双双饥饿的眼睛。它沉默了。
    一切又归于平静,白花花的太阳照在撕掉皮的白花花的树干上,分外刺眼。这刺目的白好像是在向天地揭示刚刚发生的一幕。它的血液凝固了,它的身体残缺不全。它死了。
  
    春去秋来,冬来夏往,这棵死去的树又长出了新的皮肤,伸展出了新的枝条。清晨又能听到鸟儿清脆的歌声,人们又在树下谈论家常。繁荣掩盖了颓败,平静掩盖了伤痛。一切恢复如初。
    一切恢复如初?

 

【“作者简介”见本网“创作百家”】

Tags:王志香 
本站申明:
          本站所发作品欢迎转载,若需转载请务必先与本站或作者联系,以免“一稿两投”,转载时文中当注明作品出
      处及其作者姓名。
  • 上一篇:霞•英
  • 下一篇:没有了
  • 注:以下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的观点或立场。          共有评论2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都江堰文学网(www.djywxw.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商务合作:028-87118837 都江堰北斗网络提供技术支持

    川公网安备 51018102000034号

    蜀ICP备1301565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