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 内容

青峰独禅(二篇)

作者:安南  刊发时间:2013-9-8  阅读:


      缘 起

    青峰山,青如碧玉。
    蔽天绿荫下,青石阶梯蜿蜒平缓,上行刻钟左右,径至末端。这时,石梯急弯突立,驻足仰视,但见苍翠间一飞檐木楼隐士般幽踞于山腰林间,门额上书:青峰书院。
    青峰山是青城山的西延段,习称青城外山。
    有如风水学中对人居环境最为称道的一样,青峰书院负阴抱阳,端坐“龙椅”,面东而视野辽阔,背西且茂林华盖,粉墙黛瓦,巧雅成园,其间清渠环流,花草簇拥,莺蝶啼舞。亦如所谓“天下名山僧占多”,此处原本就是一方丛林,名叫“雪山寺”。据说那座寺院早在历史风雨中就僧散香断了,最终被拆毁成一片荒地,这地一荒就是数十年,数十年来偶长庄稼却再也难续香火。
    世事兴衰人气消长,俗间以为全凭“运气”,佛家则归结于“因缘”。青峰书院能在古刹遗址上悄然而起,借用投建者何洁女士的话说,那就是“随了佛缘”。
    何洁,成都人,著名专栏作家,释道文化资深学者。她沧桑一生,彻悟一生,历经坎坷磨难,耗尽远近情缘,最终万漏俱断,心如潮平,像疲惫而又自由的孤鸟,再度归隐于她情结难解的青峰山林,依崖筑巢,且将寓所定名为“知返居”。
    我与何洁相识有二十余年。我既尊她为师长又称她为大姐,更认定她就是我人生中一位杰出的启智大师。二十年前,她因亲情受挫,伤感之极而愤然离开蓉城,来到古堰。那是一个乍暖还寒的雨天,我陪她走街串巷,吃小吃、喝清茶,听她含泪低诉。惆伥间,她忽然话题一转给我说,她幼小失明,到七岁复明时,第一眼看见的生命就是都江堰的一片嫩绿,她说她与此地自幼就已结缘。此话一出,仿佛失而复得似的,她很快平静下来。
    那年春季的雨水异常清冷而绵长。
    不久,我意外得知她已遁入本地青峰山中的普照禅院,敬皈三宝,带发修行。
    当年普照寺内颓垣残壁,香火阑珊,仅有几名老尼空守青灯孤寒度日。为看望她,我不由得成了时常上山入寺的香客。每每见她,不是化缘方归,忙于打点,就是闭关静虑,修习佛学。面对她的善举苦行,我常常无语。
    几度寒暑交替,羊肠山道已成沥青公路直抵山门,丹梯茅亭、红墙青瓦修缮一新,满院暗香浮动,灵气四溢。青城“内明写作中心”的创立,更使昔日阴森玄奥的普照禅院充满了人间生趣。
    一九九〇年的农历六月十六上午九时,当总高十九米的玉色净水观音塑像开光落成时,顿时彩虹飞天,观音生辉,上千信众顶礼膜拜,接迎佛光。
    如同神话,一座行将衰落的禅宗古寺经何洁几年的惨淡经营,竟然香火鼎盛,信众如潮,文人云集,风雅满堂,成为中国佛教界中颇有声誉的女众道场,一方名寺,川内文学界中十分活跃的研讨中心,集贤营地。
    已故老诗人许伽多次啧啧称叹:何洁,非常人也!
    著名诗人流沙河在寺内亲立诗碑:山外红尘,山中古寺,两不相扰,各行其志。
    都江堰市委原书记徐振汉平心而论:国家宗教政策让何洁给用活了。
    中国佛协原会长赵朴初生前亲临普照寺挥毫题匾:女众道场。
    这期间,天生端雅的何洁,也逐日显现出气定神闲、脱俗超凡的风韵与气质。她常说自己是“以出世的精神,干入世的事业”。
    一九九一年九月,何洁暂别普照禅院,赴港参学。此后的长长岁月里,她来来去去、分分离离、漂漂荡荡,乃至说说写写,几乎无时无事不与弘法利生盘根错接,息息相关。
    直到二〇〇四年四月的一天,何洁约同七八位友人和我一早登上青峰山。这天春阳高照,万木滴翠,她说是个吉祥的日子。上午,在雪山寺的废墟上,何洁以她的信仰方式为“青峰书院”的开光奠基,仪式庄重而低调。自此,何洁倾其所有,连同自己的身心和智慧全都投入到了这项她梦愿已久而又生疏繁杂的“文化工程”。
    土建开工那天,何洁在工地上左观右测,凝神徘徊,她总觉建筑师所设定的中轴线似有不当,于是不等商量便抓起石灰,一口气撒出了道道新线。在场工人个个瞠目,擅改专家设计谁敢动工?何洁见状当即厉声道:你们按我划的线只管开挖,若出了问题我个人全赔。结果,挖开的四方地基,竟与原有的古寺基底恰好吻合。
    一天傍晚,工人们在挖掘一处地基近两米深时,突然双臂剧烈振颤,铁锹铁铲火星飞溅,山林远处似有一道蓝光闪过暮空。当人们惊魂未定时,一尊坐佛石像破土而出,再现于世,工地顿时沸然,大家当即供香鸣炮,以示敬贺。有人向心已感知而匆忙赶到的何洁拱手道:真是贵人住福地哦,恭喜恭喜!佛像坐高约一点五米,右手持卷,左手抚童,庄严不足,和善有余,与常见佛像造型迥异,气定神闲中宛如授业解惑之师。佛像背部刻有“民国六年,雪山寺住持立”等简介文字。知其距今九十九年,何洁故而名之“九九佛”,寓意佛佑长久。
    青峰书院与何洁当年生活过的普照寺仅半山之隔,晨钟暮鼓隐约可闻。然而,她却很少提及那座寺院,再次走进那道山门。其中缘故我无心知晓,我总觉得佛家诸事不便多问,甚至不知为好。我只关心青峰书院的目前境况和未来,只祈愿何洁大姐苦心营构的这座山屋,终能给她遮挡外来风雨,终能“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书院门旁有棵千年银杏,酷似神树。我常在树前合十良久。
2005.7 


      缘 结

    雪霁。时令已入鼠年初春。
    于是,如泻春光终于将青峰书院最后几片残雪化入了落满蜡梅花瓣的山地。这时,院内的竹木花草、楼亭廊道越发润泽明丽,矗立高台的“菩提正果塔”更是熠熠生辉,圣洁无比。
    书院建造,历时七年。从报批设计到修路建房,乃至栽花植树、铭诗刻文以及种种装饰点缀,全都凝结着何洁的暮年心血与智慧。
    其实,真正让她心安愿足的倒不是那些业经完善的路道亭阁、楼房屋舍,而是在她心中构建已久的那座神圣之塔——菩提正果塔。此塔高五点八米,集南北、汉藏建塔风格为一体,上圆下方,通体雪白,状若北京北海的白塔,上嵌中国当代高僧正果大法师神情慈祥的石雕头像。
    正果,中国佛教协会原常务副会长,北京广济寺原方长,系四川自贡人氏,早年出家,历经半个多世纪的空门生涯,一九八八年在北京圆寂。正果大和尚学识渊博、智慧高深,曾在中外民间广为流传的许多惊世奇闻,皆与大师有关。
    何洁的法号圆果即受于正果。大师曾当面开示何洁:你与六亲无缘,与众生有缘。作为正果的虔诚弟子,何洁对师傅的崇敬之情常常溢于言表。她说正果法师生前心怀众生、慈悲济世、功德无量,为师傅筑台造塔,意在纪之念之。
    大千世界,我们究竟知晓多少?浩翰宇宙,科学真能洞悉一切实相?兴许,未知的存在只能由未知的未来去探究,去揭示。
    二十多年前,一位年轻女士从京城来到普照寺,陪伴何洁学佛修行。一日午后,她在林中散步,忽见山林深处化入一座佛塔,少顷,佛塔淡出视野,再也无影无踪。虽然彼景如梦似幻,却与此象天巧地合:当年那位女士所见之塔的所显之处,恰是今日“菩提正果塔”的所在之地。
    建塔之初,工人在何洁选定的坡地挖筑塔基,不料厚厚土层下早有与设计尺寸极其相符的一方陈年基石。在场男女无不愕然,惟有何洁镇定自若,好像早就知晓似的,静默一旁闭目合十。
    “菩提正果塔”上顶青林,下立润土,朝沐日光,晚浴月辉。如此景象,与当年远在千里之外的赵朴初先生专为正果撰写的楹联意境,惊人相切:
    万里江山留胜迹,一林风月伴高僧。
    这对联句已镌刻在此塔左右。
    院内经常放送藏族女歌手觉姆的梵语佛歌。听着韵若天籁的幽婉经曲,我总有一种渐入缘境、空灵无物的感觉。
    “青峰书院,其实就是精神环保中心。”何洁如是说,亦如是行。
    她一直把“书院工程”看做是个“良心工程”,她说对得起工程就对不起良心。为了守住这份良心,何洁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和难以理解的代价。营造书院的一路艰辛、万般繁琐,纵是铁汉也很难承受和坚持,何况一位年逾花甲、病痛缠身的老人。
    我常想,她何苦如此辛劳?更想窥探她辛劳背后到底靠啥支撑?而当青峰书院实实在在、漂漂亮亮地在她手中圆满起来时,她竟澹然若无。她说建造书院的过程,就是自己修行立德的过程,其间的悲喜苦乐、成败得失全是菩萨的意旨。此话涵义我似懂非懂,不过倒觉得泰戈尔的一句话确非妄言:信仰疗法显示了思想对物质的影响,自历史的黎明起,人们就奉之为真谛,躬身力行。
    平时有空我便上山入院,每次一走进院里,烦躁嗜欲之心顿无,仿佛秽世与净地之间就隔着那么一扇嘎吱开关的大门。
    客人来访,宾主之间往往是闲坐亭中以茶入话。谈笑间,大多会渐渐发现,何洁在不经意中已经为你的灵魂悄悄开启了一扇畅通的大门。
    当然,你也可以在书院内外赏赏诗画,观观风景,要不择书开卷,静静踱步在字里行间。无须细点,院藏书册起码不下三万,它们厚薄相拥,色彩纷呈,有的排列于室内阁架,有的端放于廊道壁柜,给文气浓郁的书院平添了不少审美雅趣。难怪很多友人来此一住,即惬而忘归,归而有得,几乎谁也想不出何方还有比这儿更好更静、更能有所获益的修身养心之处。
    徜徉园圃,不时有来自苦寒的阵阵梅香袭人心神。其实,袭人心神乃至益人心智,于此又岂啻冬暮春初。
20085


【“作者简介”见本网“创作百家”】  

Tags:安南 
本站申明:
          本站所发作品欢迎转载,若需转载请务必先与本站或作者联系,以免“一稿两投”,转载时文中当注明作品出
      处及其作者姓名。
  • 上一篇:背石磨
  • 下一篇:我与青山共白头
  • 注:以下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的观点或立场。          共有评论7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都江堰文学网(www.djywxw.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商务合作:028-87118837 都江堰北斗网络提供技术支持

    川公网安备 51018102000034号

    蜀ICP备1301565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