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评论及其他 >> 内容

2015年经典诗句集锦及其赏评

作者:龙郁 王国平等(诗)/李永庚 毛建(评)  刊发时间:2016-2-25  阅读:


《都江堰文学网》
2015年经典诗句集锦及其赏评
                                                                     


——摘自龙郁《莽原·站立的马》刊发于2014.6.12


    李永庚赏评:
    千百年来,马是人的工具,也是人的朋友。但如果再往上推及一个层次,便会达到一个新的形而上的境界——不动,然而却在奔驰!这样的写作蕴含着巨大的失败的危险。当然,如果成功,那同样也是巨大的辉煌。无疑,这是一件困难的事,然而我们的诗人做到了。伯乐,口哨,石头,木桩,鬃毛飞扬,等等。能够窥视做梦的马的所思所觉,没有诗人高超的感悟和灵感,是办不到的。于是,作为读者,我们便得到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惊喜。人类需要诗歌,永远是因为“理论是灰色的,唯有生命之树常青。”(歌德《浮士德》)。谁不愿意拥有这样一匹神奇的宝马,在浩淼的天国里遨游一番呢?谢谢作者。


                                                                  

——摘自王国平《又闻蛙声》刊发于2013.8.22


    李永庚赏评:
    原诗不算短,30行,算是短诗中的较长的诗。原诗以蛙声为题和引线,牵扯出春风、柳枝、明月、芬芳的花儿、喧嚣的人声以及乡愁等等,一片丰富多彩的世界,令人神往。然而金字塔的顶端恰恰就在关于蝴蝶的这四行诗句中,意象生动,蕴涵深刻,不禁令人击节赞叹。用形容动作轻盈敏捷的样子的形容词作动词使用,用蝴蝶轻盈的翅膀与风暴这样的重量级词语制造反差和落差,形成瀑布从天而降的内心惊诧与感叹,说明词语具有多么巨大的内在能量——当然这与作者具有引爆核弹的才能成正比关系。同时,诗人的笔端兼具青春的Romantic和中年的成熟睿智,因此才会有此神来之笔。仅此四句,便是一首了不起的精彩之作了。佩服。


                                                                  

——摘自董柳《她•热恋》刊发于2015.3.17

    毛建赏评:
    如果说董柳将其自身的文化素养赋予了这个恋人,那么反过来,恋人也向她回馈了自己纯洁的想象——跟学识的正确使用毫不相干的想象。说到底,《热恋》是正在叙述中的恋人写照,它不是要表现一个假定的什么人,而是展示了一个充分体现主体意义的“我”,呈现为一种产生、发展、建构、流动、开放的过程。

                                                                  

——摘自易加钧《那一眼》刊发于2015.5.7

    李永庚赏评:
    对于诗和诗人来说,文字和意境都是草原上的野马,难于驾驭,一不小心,就会摔得鼻青脸肿。葡萄可以酿成酒也可以酿成别的什么东西。写作、特别是写诗,需要十分地小心。原诗中,诗人的眼光所及,是春夏秋冬的美景,细雨,清荷,山菊,暖阳,露珠,花蕾,浪花,雪莲,等等。诗中不乏精彩的句子,如以上这两行。于是,作者带动读者一起,心弦拨动,心醉神迷,在诗意的境界中徜徉,品味着艺术的精神的升华带来的异常感受。这正是写诗的正途。作者还年轻,能做到这一点,已属不易。继续加油!

                                                                  

——摘自马及时《心情飞了》刊发于2015.3.6

    毛建赏评:
    巴尔扎克曾说:“一切皆是形式,生命本身亦是形式。”这是最具挑衅性的形式主义论断。这句话的意思可以解释为:生命是形式的生命,形式是生命的一种样式。形式的存在就是为了作为“生命”被感知。艺术作品首先是作为形式被人们感知的,它必然要符合人们日常审美趣味或审美经验,从而激发人们去认知它。显然马及时对此有着深刻的领悟。

                                                                  

——摘自侯峰《天上那颗最亮的星》刊发于2014.8.5

    毛建赏评:
    在这里侯峰进入了夜照亮夜的状态。夜是黑暗的,但他照亮了夜。只是侯峰的夜是有为的,如果是无为的境界当又有不同。

                                                                  

——摘自王庆辉《满庭芳•月映水乡》刊发于2013.9.14

    李永庚赏评:
    自古及今,星星和月亮便是诗人吟咏的对象。其原因,是远离地面的天上星月最易引发人的情感变化,或悲或喜,或忧或愁,形诸于笔端,便会产生出抒发诗人情怀的诗篇。距离产生美感。当然也不尽然,在现实世界里,人们常常不知道为什么错了,幸好,情感世界与诗的世界,比之于现实世界,距离不是更远而是更近,关系不是更疏而是更密。诗贵虚,诗人深知其中三昧,因此,山是远山,星是疏星,月是飘渺之月,这样才能生发出幽深之诗情。虽然仅仅只有短短的十四个字,却蕴涵了浓郁的诗情画意。真是不简单啊。

                                                                  

——摘自罗鸿《莲》刊发于2014.12.18

    李永庚赏评:
    原诗题目为莲。诗人抑或诗中的“你”,无论哪一位是那朵象征意义上的“莲”,两者的关系均非同一般,说是恋人也可,甚至更为恰当。从离愁、幽咽及诗中另外的往事、寂寂、心上苔痕、嫣然等吟哦来看,不难体会到这是诗人心境的自然流露。用心灵的眼睛观察生活,情景渗透心情,主客观得到高度的统一,富于真实的性情与生活的表现,自然是感情深挚,诗味隽永。读者亦不难从诗句中读出“征鸿过尽,万千心事难寄”、“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的韵味。那位九百年前的易安女士真是不乏时代的知音及Fans。诗人或莲,是否会在某个特定的时刻苏醒、绽放,抒发出红白相间的迷人色彩,在这里,既是疑问,也是答案。洞箫之声响起,谁不会为这天籁之音而陶醉呢?请闭目细品吧。

                                                                  

——摘自北天《落叶》刊发于2014.12.23

    毛建赏评:
    北天的诗善于从平淡中去发现诗意,但技巧明显与他的诗意有点不搭,拖了他诗歌的后腿。

                                                                  

——摘自陈维锦立秋·黎明》刊发时间:2015.9.21

    毛建赏评:
    在陈维绵这里,诗就是生活的细节和痛感,这种细节通过观察在奇思异想中合成一个属于他的世界。这种描绘为人们提供了一幅对质量、运动、声音、色彩的内心紧张、内心活动、内心印象、感觉和情感的图境,通过想象的外化活动,这些内心感受似乎赋予了感受对象某些特性,即深度。

                                                                  

——摘自梁钟钟《冬天》刊发于2014.12.2

    毛建赏评:
    梁钟钟包裹在平静叙述后面的激情,让他的诗充满生命之感。不足是担心读者不懂而说过了头,少了节制,也少了意味。


                                                                     

——摘自王培《覆盖》刊发于2015.6.22

    李永庚赏评:
    这是我曾经认识的那个带着稚气的学生女孩么?当然不是。能有“百年孤独”的往事的体验的诗人,早已是一个长大或接近成熟的人间阅者了。这还不是全部。为什么有伤?什么样的伤?如何缝合?这一切的隐秘内核,只能从不朽的时光中去寻找。时光是流动而转瞬即逝的,又是永恒而有着太多的神秘性的。白雪融化,凤凰涅槃,身上或心中的伤痛,岂能成为诗人永远的负担?正如作者在诗中的发现,时光荏苒,往事不再。你看,道路向远方延伸,美丽的家园就在眼前。随着新世纪太阳的升起,新年的钟声多么悦耳、芬芳啊。让我们和诗人一起,体味这一份难得的喜悦!

                                                                  

2016.2


本站申明:
          本站所发作品欢迎转载,若需转载请务必先与本站或作者联系,以免“一稿两投”,转载时文中当注明作品出
      处及其作者姓名。
  • 上一篇:有感于《谭某某》
  • 下一篇:布金寺侧记
  • 注:以下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的观点或立场。          共有评论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都江堰文学网(www.djywxw.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商务合作:028-87118837 都江堰北斗网络提供技术支持

    川公网安备 51018102000034号

    蜀ICP备1301565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