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原创散文 >> 内容

苕 菜

作者:冯万鸿  刊发时间:2014-8-25  阅读:

 
    苕菜在各地的叫法不同,有很多名称:翘摇、元修菜、野蚕豆、漂摇草、雀野豆、野豌豆、雀野豌豆、白翘摇、苕子、白花苕菜,小野麻豌。
    印象中,每年秋天,人们在收割了水稻的田里,直接撒上苕种。开始时长出很稀疏的小苗,直到开春,似乎杂草比苕苗长得还旺一些。但随着三月春雨来临,那个苕苗是一场春雨一个“疯长”,像打了气似的往上窜,在一、二十天的时间里,就长到约半米高了。中途还会发出很多枝藤来,原本稀疏的苕苗,郁郁葱葱的占领了田间的全部空间,几乎看不见一株杂草。后来才知道,苕子有根瘤菌共生,能固定空气中的氮制造营养供自己生长,不需要施肥。所以在泥土水份和温度适合的情况下,短时间生长旺盛,满田里只见肥嫩的苕苗尖在春风中微笑。
    此时,正是川西蝴蝶翻飞、蜜蜂盘旋的阳春三月:菜花金黄、麦苗青青、阳光和煦。人们便开始摘苕菜。我们平时说的苕菜是指苕子苗的嫩尖,可以摘了马上煮着吃。也可以像炒茶那样,先在锅里炒得半熟了,铺在竹制的晒垫中晒干。干苕菜清香松脆,可作干粮充饥。在冰箱出现之前,干苕菜就是放在农家的粮柜中,也能保存到来年开春,仍可食用。
    讨(摘)过苕尖的苕苗,过不了几天,又会生发出新的嫩尖,可像摘茶那样摘很多遍,因而苕菜的产量是很高的。但时令不等人,苕田里面是约半米高茂盛的苕藤,这样的田块,被淹了水,直接将苕藤翻耕到泥里,打磨成秧局(水稻育秧田,民间叫秧局、秧母田)。这样的秧局长出的稻秧格外壮实一些。据说,我国农业科学工作者,在对比试验中,发现种过苕子的田块出苗好产量高,于是从腐烂的苕藤中发现了一种生物生长刺激素,被命名为“920生长素” ,现在广泛应用于农业生产。
    在农村众多的蔬菜瓜果中,苕菜对人们有特殊的贡献。因为它刚好在每年青黄不接的春荒时生长旺盛,在现代农业出现以前的漫长岁月,让饥饿的人们平安渡过无数个春荒。有句俗语:“青菜萝卜咂不起 十根苕菜抬颗米”,在生产力不发达的时代,每年在本地小麦成熟之前,苕菜挽救了许多因饥饿而垂危的生命。就本地的民风而言,春荒时节到别人的田里摘点苕菜充饥是不会受到责难的。我想,苕菜的存在应该是川西地区历史上春荒时节没人拖家带口出去逃荒的原因!
    大文豪苏东坡对苕菜情有独钟,曾写下《元修菜》赞之。诗云:“彼美君家菜,铺田绿茸茸。豆荚圆且小,槐芽细而丰。种之秋雨余,擢秀繁霜中。欲花而未萼,一一如青虫。是时青裙女,采撷何匆匆。点酒下盐豉,缕橙芼姜葱。那知鸡与豚,但恐放箸空。……此物独妩媚,终年系余胸。”他离开四川多年,仍然对苕菜怀有很美好的记忆。其故人巢元修前去造访,谈到他喜爱的苕菜,于是诗兴大发,留下名篇传千古。
    但苕菜和酒却是一对冤家。如果用新鲜的苕菜下酒,喝不了几口,人就会被“截倒”:满面通红,呼吸急促,感觉支配肺的神经被麻痹了。跟有些食物中毒的症状很相似,要一两个钟头才能缓过来。如果情况严重,还要施以民间的刮痧疗法缓解。那时看见被苕菜“截倒”的人,浑身无力,面红耳赤,感觉很难受。但用煮好的干苕菜下酒却没有问题,个中原因,至今也不解。
    记忆中,人们在灶上的大锅里先打点油水,烧开之后,放入一把切细的干苕菜。再在锅边贴上一圈玉米馍馍,盖上锅盖,微火侍候。待要出锅时,在苕菜汤里放上一小把面条再煮。起锅后,玉米馍馍被烙了一层焦黄闷香的锅巴,用清香的苕菜汤伴着玉米锅巴吃,硬是货真价实的绿色食品。如果在刚开花的小麦地里、小沟边的树下找到几个“麻子娃娃”(羊肚菌)煮在里面,更是一道美味。
    前几年成都的“巴国布衣”就有苕菜煮玉米馍这个怀旧菜,不知现在还有没有?如今街上的家常饭馆还有“苕菜煮芋儿”这道菜,可见大家对苕菜的感情还很深。
 

Tags:冯万鸿 
本站申明:
          本站所发作品欢迎转载,若需转载请务必先与本站或作者联系,以免“一稿两投”,转载时文中当注明作品出
      处及其作者姓名。
  • 上一篇:梦里琴音
  • 下一篇:作 业
  • 注:以下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的观点或立场。          共有评论4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热门
    本类推荐
    作者其他诗文
  • 都江堰文学网(www.djywxw.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商务合作:028-87118837 都江堰北斗网络提供技术支持

    川公网安备 51018102000034号

    蜀ICP备13015653号-2